天呐小说网 > 就要你爱我 > 第60章

第60章


  “卫总……”卫晓峰砸吧砸吧滋味儿,总觉得这称呼咋就这么不顺耳呢,昨儿个晚上那档子事按在卫总脑袋上,他成什么人了,和着,他想那些有的没的根本就多余,这丫头比所有女人都想得开。

  卫晓峰越琢磨这心里越别扭,偏偏别扭了,还没法诉之于口,平生第一回拿个丫头没辙,而且,这丫头瞅他那眼神怎么就这么坦荡呢,一点害臊的意思都没有,弄得卫晓峰都不适应。

  陈晓琪可不管他怎么想,反正是他把自己叫回来的,这吃饭睡觉的地儿得解决,因此没等卫晓峰回答,继续道:“我学校的宿舍还没开呢,我进不去,要不,我在萌萌哪儿凑乎住几天,但是,劳动法可有规定,节假日得三薪,加班费你得算给我,还有,回来的路上,我做了十块的牛车,三十六的长途汽车,加上机票一共一千四百三四十六块,你先给我报了吧!”

  卫晓峰气到极致,嘴角抽了抽,这丫头跟他掰扯的真叫一个清楚,两人昨儿晚上的事儿,这丫头打定主意不提了,是掩耳盗铃还是欲擒故纵,欲擒故纵,他料定这丫头没那技术含量,说掩耳盗铃倒真有可能。

  这意思是想把昨天晚上的事儿当没发生混过去,她就不想想,他能让她混过去吗,上了他卫晓峰的床,想再下来,就不是她能说了算的了,当然,这丫头昨天上去的时候,也不算纯碎自愿,但过程不重要,重要的是结果,结果他很享受就成了。

  卫晓峰稍稍回忆了一下,心头的火气就散了不少,看了眼桌上的飞机票开口:“报销路费得去财务,现在公司还放着年假呢,我就是给你签了字,也得等年后才能拿到钱。”

  陈晓琪皱皱眉,垫付了回程的飞机票,她口袋里如今就剩下五十大元,算了,五十就五十,反正去萌萌哪儿吃住都不花钱,再不行,找萌萌先借点儿周转周转,可惜她的如意算盘还没打明白,就被卫晓峰的话给截住了。

  卫晓峰就问了一句:“你想萌萌知道我们的关系?”“不想。”陈晓琪就跟火烧着了屁股一样站起来表示反对,那坚决的态度,令卫晓峰极度不爽,他不爽了,这丫头想痛快没门儿。

  卫晓峰脸色略沉了沉:“既然你不想让萌萌知道,住她哪儿貌似不妥吧!”“对哦!”陈晓琪叹口气坐回椅子,手撑着下巴皱着眉想辙,眼睛在卫晓峰身上溜了一圈,眨了眨道:“卫总,要不我住快捷吧!您先帮我垫了房费押金,等公司上班报销了,我再还您怎么样?”

  卫晓峰毫不留情的摇摇头:“陈晓琪,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公私分明,咱们既然是老板跟员工的关系,我凭什么帮你这个忙。”

  陈晓琪真有心把桌上的碟子扣他脑袋上,这件事儿转来转去怎么成她的不是了,明明就是这男人不讲理,大过年非把她叫回来的,现在还跟她上纲上线。

  陈晓琪眼睛嗖嗖冒火,自己以前怎么会觉得他是好人呢,这就是个奸商,大奸商,资本家,剥削者……陈晓琪在心里把卫晓峰骂了十七八遍,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,她一没钱二没势,骨头想硬都硬不起来。

  她有气无力的道:“那你说怎么办?你不是想让我露宿街头吧!外面可是零下十好几度。”卫晓峰哧一声乐了:“我什么时候说让你露宿街头了,你可以住在这儿,我又没赶你走。”“这儿?”陈晓琪忽然就觉得,一股凉气从后脊梁骨冒了上来。

  她直直盯着卫晓峰,好半晌都没缓过劲儿来:“卫总,我觉得吧,我住您这儿不大合适,这要是让您那些女朋友们知道,回头引起内乱就不好了。”

  卫晓峰挑挑眉:“我都不怕你怕什么?”陈晓琪被他一句噎了回来,卫晓峰看着这丫头抓耳挠腮着急的样儿,心里忽然舒坦了,不想再为难她,站起来道:“我做饭你洗碗,很公平吧!”“呃!公平,很公平。”

  陈晓琪认命的把桌上的餐具收拾进厨房,刚打开水龙头,身后就传来卫晓峰的声音:“上面柜子里有手套。”“啊!哦!不用了,就两个碟子不用戴手套,太麻烦……”

  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身后贴过来的一具身体,不靠近还好,两人这一近距离接触,陈晓琪就感觉,浑身控制不住抖了一下,两条腿儿有点发软,脑子里不由自主就划过昨儿晚上的画面。

  卫晓峰的手臂从她腰间绕到前面把水龙头关上,把她手里的盘子放下,握住她的手,抬起来嫌弃的道:“亏你还是个女生,这是手吗,我的都比你强。”

  陈晓琪脸一红,把他的手甩开,没好气的道:“好看又不能当饭吃,这才是劳动人民的手,你的手比我一个女的还白嫩,也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儿,一看就是不事生产的资本家,剥削阶级,起开,我得洗碗!”

  这丫头恼羞成怒了,卫晓峰嘴角弯了弯,从上面柜子拿出手套套在陈晓琪手上,直接下命令:“所以,从现在给我好好保养,快点洗,洗完了得出去。”“出去?”陈晓琪眼睛一亮:“呃,那你自己出去吧!”卫晓峰好笑的看着她,不置可否。

  他这种反应,陈晓琪自动理解成同意,从厨房出来,一屁股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陈晓琪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,四下里踅摸,一边踅摸一边在心里嘀咕:“真是资本家啊,这也太会享受了,就卫晓峰一个人住,比他们一家子住的地儿都大……”

  挑高的楼中楼,处处流露出非同一般的质感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贵族人家抠的就是细节,享受的是格调,只有暴发户才整的金碧辉煌,从上倒下通透落地玻璃门,连着外面欧式的露台,寒冬腊月里,露台上摆着几盆植株颇大的君子兰,开出橘色的花,莫一看上也是花团锦簇的,这么大株的君子兰得多少钱一颗啊!

  大一的时候,陈晓琪在花店里打过短工,君子兰这种东西是名副其实的富贵花,一颗比这个小两倍的就要几百甚至上千,这几盆的价值?陈晓琪掰着手指算了算,不禁感叹:资本家真是奢侈,花这么多钱就为了养几盆花,不过,这沙发真舒服,又大又软……

  陈晓琪身子一出溜,躺了下去,窗外冬阳正好落在身上暖暖的舒服,陈晓琪闭上眼。迷迷糊糊的正要睡过去,忽然感觉一道阴影遮住光线,眼睛没睁开,习惯性抬手想拨开,不想触到一张人脸……

  陈晓琪激灵一下,睁开眼,果然,卫晓峰的脸距离自己仅在咫尺,忽然放大的五官,几乎贴在她脸上,即便如此近的距离,也挑不出半点瑕疵,这男人帅的招人恨。

  陈晓琪被卫晓峰的男色所惑,一点没自觉两人的姿势有多亲密暧昧,基本上,陈晓琪同学什么时候都不会讲究形象,因此,即便在人家沙发上,也躺的四仰八叉的,头下面枕着个大抱枕,怀里还抱着一个。

  而卫晓峰一只胳膊撑着沙发背,另一只胳膊按在地毯上,一只膝盖却正好杵在陈晓琪两腿当间儿,两人中间就隔着陈晓琪怀里死死抱着的大抱枕,松软的抱枕已经被卫晓峰压的瘪的不能再瘪,隔着抱枕,陈晓琪都能感觉到他浑身那股不容忽视的雄性张力。

  陈晓琪脑中警铃大作:“卫,卫总……你,你想干什么?”“卫总?”卫晓峰重复了一句,声音很低却很重。

 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,陈晓琪对这句话的理解非常透彻,因此,嘴角咧了咧,呵呵笑了两声:“呃!那个,卫……晓峰哥哥……”陈晓琪嘴里说出来,自己都有点受不了,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要是萌萌那样娇滴滴的小美人喊一声哥哥,估摸男人浑身得麻酥酥的,她这声儿哥哥叫出来,怎么听怎么别扭。

  “晓峰。”陈晓峰却开口了:“陈晓琪,我叫卫晓峰,不是什么卫总,也不想当你哥哥,记住了?为了怕你又忘了,我有必要加深一下你的印象……”“啊!呜呜……”卫晓峰毫不客气的啃了下去……

  卫晓峰牵着不情不愿的陈晓琪,走进会馆的时候,几个哥们儿早就支好了牌局,小六儿的眼睛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,不怀好意的道:“我说这左等也不来,右等也不见影儿呢,刚头儿还寻思,别是被什么绝色的妞儿给绊住腿儿了,咱卫少腿脚一软,就来不了了,原来是晓琪。”

  要说平常也没少被这几个逗着玩,可那时陈晓琪心里没鬼,今儿刚被卫晓峰收拾一顿才出来,脸上还有点磨不开呢,撑不住小脸儿红了红……

  陈晓琪忽然发现,卫晓峰这男人的心眼比针鼻儿还小,就为她叫了几声卫总,差点……“琢磨什么呢,嗯?”卫晓峰低头在她耳朵根儿上问……

  “喂!喂!差不离得了,赶紧上桌,再磨叽天儿都黑了。”卫晓峰笑了笑,拥着陈晓琪,把她按在牌桌上,自己拉过把椅子做她身边:“今儿我家琪琪玩,我给她看着牌。”

  陈晓琪白了他一眼:“我不会玩麻将。”卫晓峰凑到她耳边用颇诱惑的语气道:“输了算我的,赢了都给你。”

  陈晓琪的目光落在桌上红通通的百元大钞上,眼睛嗖亮了一下,还特小家子气的找补了一句:“赢了真的都给我?”卫晓峰目光闪了闪:“对,都给你。”边上小六几个都用一种近似怜悯的目光看着陈晓琪,这都多长日子了,这丫头还没弄明白,卫晓峰的便宜能占吗……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c/tnw110619/2541458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iannax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