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爱呀慢慢来 > 第九章

第九章


  早下定决心要提分手的,可是黎云却提不起勇气打电话给他。\Www、Qb5、COМ/

  一整个上午,黎云都在心神不宁的情况下度过。有几度她都已经拿起话筒,打算要拨号了,却又泄气的把话筒放回去。

  午餐之前,她勉强把几件重要的公文签阅完毕,在下楼用餐之前,她再次拿起电话准备要打给宋藏峰。

  拿著电话想了整整十分钟,她颤抖著手指拨电话号码,在拨完最後一个数字前,敲门声却响起,把黎云吓了一跳,令她按错了号码。

  第八次打电话又宣告失败,黎云叹了一口气,把话筒放回去。

  「进来。」她单手支颊,垂头丧气的回应门外的人。

  门被推开一半,助理探头进来问:「副理,总经理找你,请你上楼一趟。」

  「现在?」黎云看了一下时间,指针正对十二点,刚好是午餐的休息时间。

  「对,总经理要你马上过去。」

  「喔,我知道了。」这个时候找她,不会是要请她吃饭吧?不过依她看,商总才没那么有空约她一起用餐,通常只有命令她卖命的分。

  黎云懒懒地起身,随手在桌上翻找一份公文,打算顺便呈上去。

  几分钟後,她来到商总经理的办公室,商总经理告诉她,要她和几个工程部人员马上赶到台中一趟,理由是某位和商总交情不错的老客户介绍了一位大客户给他们,需要她亲自跑一趟。

  「商总,我可以说不吗?」这是黎云头一次拒绝上司的派遣。

  商总从公文堆中抬起头,看著她。「很抱歉,你非去不可,而且得马上出发。」

  好一个非去不可。黎云颓丧地点头,转身走出总经理办公室。

  台北、台中来回一趟,加上其中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花在和客户洽谈网站设置工程上,一行人回到台北时已是夜幕低垂,他们草草在途中用了餐,黎云因为没胃口所以没吃,一个人在车上等著。

  用完餐,大家回到公司,黎云在停车场换了自己的车,她的心情依然承续著白天时的纷乱烦闷。

  开车回到家後,一进门,她当场呆在门口。宋藏峰竟然在她家里作客,正跟父亲和大哥谈话!

  三个男人见她回来,目光全集中在她的身上。

  「小云,宋先生特地来家里等你,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」父亲先说话了。

  「爸,我去台中出差,刚回来。」她避开宋藏峰审视的目光。

  见她把视线刻意移开,宋藏峰皱起了眉。

  「快进来吧,你吃饭了吗?」心思细密的黎允宬发觉到两人之间的异样,起身招呼。

  黎云摇头。

  「妈给你留了些饭菜,我去帮你热一热。」黎允宬说著便往厨房走。

  「哥,不用麻烦了,我吃不下。」黎云叫住大哥。

  宋藏峰此时从沙发起身来到她的面前。「你不吃晚餐怎么行?这样吧,我陪你出去吃。」

  他关心的视线落在黎云略显苍白的脸蛋上。

  她心情很乱,他看得出来。她似乎想疏远他,他也感觉到了。他一方面感到不安,一方面更努力地要紧抓住她,非得要问清原因不可。

  「不、不用了,我……」她不想和他独处,她现在不晓得该如何面对他呀!

  「伯父,黎先生,我和黎云出去了。」宋藏峰不由分说地牵起她的手。「走吧。」

  就这样,黎云被强迫著出门,被硬塞进他的车子里,两人一起离开了黎家。

  夜越来越沈,屋子里也一片漆黑。

  黎云锁著眉头站在帘幕半掩的落地窗前,藉著窗外洒进的月光,勉强看著窗外的一景一物。

  在她的身後,宋藏峰脸色陰郁的坐在沙发上,手指间夹著一根香菸,星红的火光是屋子里唯一的光线。

  从她的家里出来以後,他带她到餐厅吃晚餐,然後就回到了这里。在车上、餐厅里,直到回到宋藏峰的住处,他们都没有说话,两人各怀著重重心事。

  现在已经快接近深夜了,他似乎没有打算送她回去的打算,只是一直坐在一旁,没逼问她,似乎等著她主动开口。

  好久,黎云依旧没开口说半句话,宋藏峰枯等的耐性告罄,捻熄了香菸,起身走到她的身後,宽厚的胸膛贴住她纤细的粉背,双臂从身後环抱住她。

  「为什么我今天一直等不到你的电话?」他在她的颈边叹了一口闷气,感觉到她的背一僵。

  这口气憋了一整天,现在吐出来,心情却更加郁闷——因为她并不喜欢他的靠近,这让他的心拧了一下。

  黎云听见了他的叹息声,这声叹息揪疼了她的心。

  「藏峰……」她低声地喊他。

  「嗯?」他应道,炙热的气息拂过她的粉颈,撩动她的心。

  她力持镇定,不让他刻意的撩拨影响决定。

  「我们……分手吧。」她艰涩地吐出这句话来。

  他蓦地僵住,环绕在她腰际的手猛一收束,温暖的胸膛瞬间变得冰冷,目光骤阵为锐利。

  「为什么提分手?」略嫌粗暴的将她扳过身来面对自己,深沈的黑眸紧盯著她,口吻微慌。

  「因为我……不想爱你了。」这一次她没有回避他的紧迫盯人,勇敢的迎视他,苍白的唇微颤的吐出话语。

  不想爱你了、不想爱你了……这句话真伤人。宋藏峰的心被划开了一道伤口,他不相信。

  「为什么提分手?」他又问,语气有点强硬。

  「我说了,我……」

  「不要找藉口搪塞,我要听真正的理由。」他打断她的话。

  她表情茫然的看著他。

  真正的理由是什么?是他结交了斐轾海这样恶劣的男人,是他的至交好友误了她的好朋友一生,她痛恨斐轾海,连带的把他也怪罪进去。

  宋藏峰脸色一凛,单手把住她的下颚,俯首狠狠吻住了她。

  重重的力道肆虐她的唇,他的舌缠著她的粉舌不放,气息融合在一块儿。

  他将她压在窗前,深刻缠绵的吻了一回,大手隔著衣料爱抚她。

  蓦地,他结束了吻,额头抵著她的额心,目光狂乱的凝视著她从苍白转为红润的脸蛋,他可以感受到她的身子正微微颤抖著。

  「你还是喜欢我的吻,还是喜欢我的碰触,这就足以代表你不可能不再爱我。」

  他英俊的面容充满自信,铿锵有力的反驳说得她一脸心虚,垂下了小脸。

  他捧住她的脸,目光温柔又带著痛苦的瞅著她。「黎,我不是个会和女人纠缠不清的男人,只要你肯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,我一定放你自由。」

  「我不晓得该怎么对你说清楚,你能不能给我几天的时间……」他的允诺惹得她的泪在眼中打转,心情差到了极点。

  黎云的眼泪揪痛了他的心,惹她伤心并非他所愿。

  「我已经给了你一天的时间,足够了,我现在就要知道确实的原因。」她还想逃避多久?她多逃一分钟,他就多一分不安。为了快点找出问题的症结,他打定主意,今晚非逼她坦白不可。

  她睁著泪眸看著神情凝重的他,逼不得已,只好把斐轾海和花采霓那段不堪回首的感情告诉他。

  「……他是你的好朋友,我和采霓的感情也很深厚,采霓恨的人我同样也厌恶透顶,我无法勉强自己不讨厌斐轾海,更不能接受斐轾海和你情同手足。还有,我甚至开始怀疑你对我的感情是否真心。既然我的心里已有了厌恶和猜疑的感觉,不如就离开你算了,我想这样的决定对你我都好吧!」

  她一口气全把心里的难受说出来,如释重负的同时,即将分手的痛苦却旋即压上心口,沉重而窒人。

  宋藏峰听她说著话,一颗心先是揪紧,然後缓缓松了开来。接著他凶恶的拧著眉,眼角愤怒的怞动起来,他的手也快要控制不住,想掐她粉嫩的小脖子。

  「我对我们的未来完全没有信心,所以还是分手吧……」早日了断免得以後越陷越深,更加痛苦。

  这只愚蠢的小鸵鸟,对他提出分手的原因竟然是这样一个荒谬的理由。因为斐轾海,她连带狠心地将他也牵扯进来,不但意图疏远他,甚至还妄想分手,真是太过分了。

  不过在他生气的同时,却也暗暗赞赏起她的正义感来。她这么有义气的个性深深的吸引了他,他爱上的这个女人虽然爱钻牛角尖,像只笨鸵鸟,可却是个正义女神。

  「你、休、想、分、手!」他叹口气,捧住她的脸,赏给她一记怒瞪,然後紧搂住她,往身後直退,与她双双跌落大床,在她的抗议声和捶打中,半惩罚又带著宠溺的吻住她,在床上爱了她。

  **平息之後,夜还是夜,只是更沉了。

  黎云躺在他的怀里,因为疲累所以脑子里不再有力气去多想什么。

  「黎,我会把这件事调查清楚,不管结果如何,我都不希望这件事影响到我们的交往,你以後不准再随便替我们的未来擅自做决定。」宋藏峰以手臂当她的枕头,将她紧抱在怀,侧著脸,薄唇轻轻吻著她的耳鬓,一边交代著说。

  她的脑袋昏昏沉沉,眼儿半眯半开。他说的话她是有听进去,可是却没给人家半点回应。

  「还有你听好……」他的手定住了她摇晃的头,凝视著她染上浓浓困意的半掩星眸。「我爱你,我绝不会背弃我们之间的爱情,你以後不准再对我的爱有任何的怀疑,明白吗?」

  困意瞬间消失大半,他坚定的表情深深烙进她的眼中。

  「回答我——」他要将他满腔炽热的爱传进她一直惶恐不安的心中。

  她迟疑地点点头,答应了。

  他满意的笑著,吻了吻她的额心,轻叹一声紧搂著她。从昨天晚上一直持续到现在的紧张心情终於可以放松了。

  隔日一早,黎云从睡梦中被摇醒。

  醒来时,宋藏峰已穿著整齐,站在床边。

  「起床了,我送你回去换衣服,再送你到公司。」他坐到床上去,含笑看著她。她一脸迷糊,眼前穿著深色西装的他又酷又俊,充满吸引力。

  「黎,你的脑袋醒了吗?」他握住她裸露在被单外的香肩,轻轻摇晃她。「你别只顾著看我,再不起床上班就要来不及了。」

  他的话让她骤然从痴迷状态中回神,脸颊浮上粉晕。

  「几点了?」

  「七点钟。」他的拇指轻划过她细嫩的肩,身体有点蠢动。

  她发现他的眼色渐转为浓,害臊的推开他下床。

  「等我五分钟。」丢下一句话,她一溜烟地跑进浴室关上门。

  他看著她裸身从眼前溜掉,下腹狠狠怞动了一下,咬牙忍住蠢动的**,弯腰拾起昨晚丢落床下的衣物,走到浴室前敲门。

  她把门打开一点小缝隙,探出头来。「干么?」美丽的脸上有著戒慎之情。

  他失笑,她又把他当野兽看待了。

  「我只是把衣服拿给你。」他把衣服递给她。

  她看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,尴尬地笑著,伸手拿过衣服,很快地又把门关上。「谢谢。」

  「我到楼下等你,送你回去换过衣服後,再一起吃早餐。」他对著阖上的门说话。

  「回我家吃早餐好了,反正你已经见过我爸妈和大哥了,不是吗?」她边穿衣服边对他说。

  「是啊,昨晚一起聊了一个多钟头,是颇熟的。」她肯主动邀请他上门拜访,看来经过了昨天一夜,她的小脑袋瓜想通很多。「可是一早就上门叨扰,你不怕惹来闲话?」他打趣地问。

  「昨晚我被你硬生生架走,还一晚未归,就算有闲话也被说了,我现在还怕什么?」她娇瞠地驳斥。

  听著她又恢复往常那有精神又娇甜的声音,他愉悦地大笑。

  这下子他的心情更安定了,拿著公事包和车钥匙转身下楼等她,几分钟後她一脸素净,穿著绉绉的套装下来,眉头也皱皱的。

  他笑牵著她一起走出屋外上了车,在耳畔安抚她,要她别在意这身绉巴巴的衣眼,顺便建议她乾脆摆些私人物品和衣服在他这儿,免得以後留下来过夜时没衣服可换。

  黎云瞪他一眼,要他别想得太美。

  回到了黎家,黎云进屋上楼换衣服时,宋藏峰留在庭院和正在运动的黎父聊天。这短短的几分钟,他很精明的把自己推销出去,谈话的话题从早上天气不错骤转为他和黎云情投意合,央请黎父作主,将黎云嫁给他为妻。

  对宋藏峰印象颇好的黎父,听了笑呵呵,不但爽快的应允,还要他选个好日子,安排双方父母亲见见面,到时候可以顺便谈谈亲事。

  二十几分钟後,黎云一身亮丽地下楼来。她到门口找宋藏峰,见到他和父亲相谈甚欢的融洽画面。

  「你和我爸谈什么事谈得这么高兴?」和他进屋以後,她好奇地问。

  「闲话家常。」他抿著的嘴挂著浅笑,大手亲昵的牵著她的小手。「你好美。」

  他突然冒出来的赞美词让她微微红了脸。

  他情不自禁,俯唇偷了个香吻。

  「吃早餐吧,我快来不及了。」她拍他胸膛,用眼神暗示他安分一些。

  他跟在她身後走进厨房,关於方才和黎父所谈的事,他打算尽快进行,免得这个动不动就想躲他的女人哪天又乱找藉口逃跑了。

  「妈,我带宋藏峰来家里吃早餐。」黎母在厨房里忙,黎云喊了她一声。她一见宋藏峰,简直笑得合不拢嘴。昨天晚餐她和宋藏峰聊天之後,对他的人品以及各方面都满意极了。

  「伯母早安,不好意思打扰了。」宋藏峰从黎母眼中看见她对自己的赞赏,看来他已经拥有黎家两位重量级的拥护者了。

  势在必得的精锐眼神一闪而逝,在黎云拉著他入座时,他又恢复了尔雅温柔的神情。

  用过早饭,宋藏峰开车送黎云上班。到了她的公司门口,下车时,她突然又坐回车子里。

  「怎么了?」宋藏峰挑起眉来,不解的睨著她。

  「如果你真印证了斐轾海就如我所说的是那样恶劣的男人,你会为了我放弃和他的友谊吗?」她瞅著他,忐忑不安地问。

  「黎,相信我,我绝对会做适当的处置,不会让你为难,更不会对你做出任何自私的要求。」他拍拍她的手,安抚她。「上去吧,快来不及了,你只剩几分钟的时间。」

  她安心一笑,侧身下了车。结果一下车,车门还没关上,她又坐回车子里。

  他又挑了挑眉,充满疑惑的看著她。

  「拜,晚上见。」她凑过来,主动吻了一下他的唇。

  然而就在宋藏峰大感讶异,伸手想掳回她热烈地亲吻一番时,她已经飞下车了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c/tnw186872/7433947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iannax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