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绿光 > 第11章 Chapter11

第11章 Chapter11


虽然路上所遇不是很令人愉快,好在越临雪不是个多嘴的人,没有继续深入纠结这个问题让祝旻希感到为难。

        祝旻希慢慢平静下来,她和乔衍已经分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路上走,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回头率非常高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人一身笔挺的西装又干练又漂亮,严谨而不失温柔,定制的西装腰线流畅,恰到好处地把她身材的优势完全凸显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人怎么能把西装穿得这么好看,祝旻希暗戳戳地从上到下打量那条完美的曲线,禁欲的最高境界不是把该遮的都遮起来,欲盖弥彰。而是明明眼睛找不到任何欲望的切入点,却能被她身上的每一处吸引,还不敢产生亵渎的念头,矛盾极了,也合理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的白衬衫扣子难得的并没有扣到最上面一颗,衣领整整齐齐地被折立在两旁,秀气晶莹的锁骨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祝旻希不是喜欢戴首饰的人,那些金光闪闪的东西戴在身上总是容易显得俗气,但此刻她突然觉得,如果越临雪的锁骨陷窝那里出现一颗小钻石,应该会很完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在前面那家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给她指了一下路,祝旻希感觉待在她身边会很没有存在感,她的光芒太耀眼了,就算在人海潮流里,也格外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西餐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仔细看过网上的评论,说味道和服务都很棒,好不容易才抢到一个包间呢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方面的服务?越临雪表情僵了一秒,据她所知,这一片的西餐厅可都是情侣约会圣地,施筱筱没少带她来过,第一次暗示她doi就是在这种地方,还有提供情侣一起泡温泉的包间,总之花样百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祝旻希脸上的表情太过期待,越临雪还是决定上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欢迎光临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开门,两个人就被玫瑰和蜡烛的海洋包围了,空气中有股淡淡的香水味,暖黄暗色的灯光包容着一对一对情人们之间缱绻缠绵的眼神,厅堂的侧旁立着一架水晶三角钢琴,弹奏曲子的也是一对情侣,四手联弹。

        祝旻希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和乔衍在一起的三年里,特别郑重的约会次数并不多,加上乔衍知道她喜欢火锅和烧烤这类的,总是会顺着她的口味带她去大众网红店吃“大餐”,可能上一次来西餐厅,还是小时候跟父母一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这一切居然有些陌生,领队服务生已经朝她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小姐有预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侥幸地想也许包间不会这么夸张,祝旻希吞了下口水,假装镇定地报出了手机尾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百年好合,房间号很吉利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不吉利的吗?越临雪淡淡地扫了眼显示屏上的房间号,大多是天长地久、永结同心这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坐下来之后,面对着精心准备的烛光和玫瑰,祝旻希非常艰难地出声,这晚餐好像跟她想要的效果不太一样?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越临雪脑袋微倾,大有洗耳恭听之意,并熟练地点了餐——「挚爱钟情双人套餐」,一瓶甜红sauternes加两份全熟牛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套餐名字实在太让人头皮发麻了,全文阅读下来,她跟越临雪也就符合"双人"这一个条件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倒也不必这么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越临雪把菜单递给她看,好家伙,瞧瞧这些套餐都是什么恩爱甜蜜虐狗油腻的好名字,

        纯情初恋之想你的夜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分百甜心小honey。

        鱼水之欢甜蜜蜜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合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祝旻希闭嘴了,相比之下,“挚爱钟情”简直正常。不过她很想知道,牛排要怎么吃出“鱼水之欢”?

        越临雪点的甜红和全熟牛排都是比较考验技术的活,适合绝大多数人舒服的胃口,尤其是祝旻希这种不那么偏爱西餐的人,那种有血丝的肉她是怎么也咽不下去的,寄生虫都杀不死好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餐品上齐后,包间里的灯光被熄灭了,只剩下桌子上的烛光闪烁,祝旻希条件反射地紧张,随便找话题让气氛不那么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越总很熟哈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来过几次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施筱筱是个小资情调主义者,很喜欢西式浪漫,尽管这跟越家的传统中式有一些冲突,恋爱的时候,越临雪基本是顺着她的,为此专门学了西餐的礼仪。

        熟悉越家的祝旻希大概能想到这一点,内心不由得又鄙视施筱筱一遍,脑袋真的没毛病吗?

        而后又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,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下,她半开玩笑道,

        “越总,你以后也会这么宠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越临雪一直是她童年的阴影,无论什么时候,这人都是那么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会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红唇微微张开,一如既往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漆黑幽深的瞳孔注视着,祝旻希怔了好一会儿,她确定越临雪对她没有特别的感情,但这句承诺一掷千金,在她心里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她三年前没有离家出走,她们现在也应该结婚了,会与现在有所不同吗?

        在她发愣的时候,越临雪已经铺好餐巾,亲自给她摆好了刀叉,又倒了半杯红酒,浓稠鲜红的液体滚动起来很优雅,越临雪修长的手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开车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喝,给你倒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行?我不要一个人喝酒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说也是双人套餐,而且是她请越临雪吃饭,结果好像被反客为主了,祝旻希那只右手见鬼地握住了越临雪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人皮肤真的很细腻很光滑,在烛光下像白雪一样晶莹剔透,祝旻希的皮肤也很紧致,不过没有她的白,总是透着一股粉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让贺旌过来开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的,越临雪轻轻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答应陪她喝酒了?祝旻希的心莫名多跳了两拍,一定是这该死的气氛,她有一瞬间竟然觉得越临雪很温柔,连挣脱她手的动作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红酒快要溢出来,祝旻希实在不好意思才放手,埋着头一言不发地切牛排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一切都很正常,越临雪不过就是答应陪她喝个酒,不知为什么,一种酸涩的感觉包围了祝旻希,莫名其妙地情绪就开始低落,拿着手里的酒有一口没一口地喝。

        越临雪很守信用,祝旻希喝一杯她也喝一杯,真的是没让祝旻希一个人多喝一口,也没有劝阻她继续喝,沉默地陪她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像话,祝旻希从没觉得喝酒是一件如此快乐的事,跟上次在余笙那里一个人喝感觉完全不同,越临雪不会耍赖,她说到做到,一向如此,让祝旻希很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酒喝得太多,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,把这些日子内心的委屈和压抑也全部冲了出来,洁白的餐布有了湿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后悔了,越临雪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直抗拒承认这件事,乔衍把她的生活搅得稀烂,而她总是觉得这就是青春和热血,自己做的选择怎么都要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曾经引以为傲最热爱的舞台上,一边自我安慰自我鼓励,一边极度自卑怀疑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今天越临雪没有说话,也许,以后的屏幕上再也不会出现祝旻希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真的好累,一个人在逆流里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好累。

        叽叽喳喳地讲了许多乱七八糟毫无条理的话,越临雪看着她从哭到笑,一直很安静,是个合格的倾听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哭够了,祝旻希深深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似乎要把压力都倾泻出来,然后把最后一口酒喝了,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杯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杯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越临雪抬手与她轻轻碰了一下,动作仍然优雅。

        情绪卸载干净,除了微烫的脸颊和扩张的血管,再也没剩下什么,就像重获新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祝旻希拿着刀叉开始认真吃牛排,这家店味道确实不错,全熟的牛排很对她胃口,

        “越总,好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差点就要忘记今晚吃饭是要感谢越临雪,现在反而成了越临雪陪她听她发牢骚,因为喝了酒脑子有点发热,祝旻希都忘记心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海鲜,越临雪对食物一视同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问两位需要甜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估摸两人吃得差不多了,门外的服务生拿着菜单轻轻走过来,越临雪正打算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咣当一声,祝旻希被突然出声的服务生吓了一跳,叉子直接掉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包间里光线很弱,只有烛光区的越临雪在她的视野范围之内,其他地方对祝旻希来说都是盲区,她甚至不知道旁边站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小姐!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生赶紧道歉,去给她拿了一双新的刀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越临雪没有错过她惊愕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才走神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夜盲症这件事,越家是不知道祝旻希患病的,毕竟这是个遗传病,说严重也不严重,说不严重也有点严重,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下一代。

        祝圳他们以前对祝旻希交代过,不要轻易告诉别人夜盲症的事情,毕竟这是她的一个弱点,所以祝旻希下意识地瞒着越临雪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现在也似乎没有必要,只是越临雪没有再多问,祝旻希也就没多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吸取刚才的教训,服务生过来结账的时候特地发出了脚步声,怕吓到顾客,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还需要其他服务吗?我们这里有精心设计的情侣主题酒店,情趣用品也一应俱全,非常适合热恋和久恋找新鲜感的爱人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祝旻希脑子有点宕机,一眨不眨地看着越临雪,她还是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越临雪还是那么冷静理智地拒绝,然后把懵圈的祝旻希领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甜红的酒精度不算高,对越临雪这个久经职场的人倒是影响不大,而对祝旻希来说,就有点脚步虚浮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得越临雪扶着才走得稳,喝的时候有多豪迈,现在就有多混沌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停车场时已经快要晚上九点,助理贺旌早已在驾驶座上等候,越临雪带祝旻希坐了后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公寓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越总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内开了空调,祝旻希有点热,真皮沙发和越临雪都挺凉的,她选择越临雪,然后就把脑袋歪着靠在越临雪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靠着越临雪呢,那还不是因为越临雪是她老婆。

        醉是不可能醉的,她没醉。

        祝旻希脑子有一大半是清醒的,只是嘴巴不听使唤,

        “越临雪……老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咳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贺旌咳了两声,眼神往后扫了下,果然,越总表情凉嗖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孩也是有胆量,贺旌对祝旻希有一点印象,知道她是公司的艺人,长得也很标致,不过越总是啥人物,□□一下都算了,还敢口头调戏?

        怕不是活腻了哦。

        施筱筱前两天才被越总分手,后来人怎么就不长记性呢?个个像吃了熊心豹子胆,贺助理为这些不懂事的小姑娘感到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,被施筱筱戴绿帽子的越总难道是受刺激了,都打算带人回家了,决定放纵沦陷一把?

        几秒后,喝酒上头无所畏惧的祝旻希又叫了一声老婆,因之前没得到回复还不满地哼哼唧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越临雪应了她,也许是知道不应的话,对方会无休无止地一直喊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贺旌握方向盘的手差点打滑,遭到亿点点来自老板的眼神警告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到回应的祝旻希后半路终于安静了,没爆出什么惊天壮语,越临雪让她靠着一动不动,称职本分地履行老婆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了,越总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越临雪把几乎要睡着的女人抱出去,工具人贺旌用极快的时间消化了自家老总结婚的事情,并得出一个结论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越总还是那个越总,放纵是不可能放纵的,只不过是他多了一个总裁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赶紧拿小本本记上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c/tnw28919102/83100679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iannax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