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绿光 > 第2章 Chapter2

第2章 Chapter2


是鸡飞狗跳的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鸡是施筱筱,狗是乔衍,越临雪一直很理智很冷静,不知是不是受了她的影响,祝旻希原本打算上前赏乔衍一个响亮的耳光,抬手的时候又觉得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当她三年的青春喂了狗,泰迪精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么说也不太准确,两人虽然在一起这么久,但她太忙了,与乔衍单独相处的时间不多,该发生的还是没发生,好几次有了苗头,都被猝不及防的大姨妈坏了事,乔衍又是个娘t,只攻不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她发脾气和乱搞的原因吗?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乔衍在外面是这样,所以才会总是怀疑自己想爬导演的床,真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猜忌,祝旻希差点气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乔衍明显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,更没想到越临雪也会过来,她知道施筱筱有对象,却不知道对方是越总,表情闪躲几秒后选择了沉默,现场抓包,人证物证俱在,无可抵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乔衍,我们分手吧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出这句话,远比祝旻希想象的要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希希,你听我解释,这是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伸手拉住了祝旻希的胳膊,乔衍终于急了,顾不得旁边还有老板,声音带着沙哑,脸上也有了些许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很少露出这样的神情,祝旻希有些迷茫,她对乔衍是真心喜欢过的,隐瞒身价过亿的出身,放弃青梅竹马的订婚,独自踏入娱乐圈,甚至退出女团,只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实在想不明白,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    “分手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冷的声音将她从混沌中拯救出来,越临雪比她干净利落多了,从头到尾只说了这两个字,而后转身就头也不回地走了,留下衣衫不整、一脸泪痕的施筱筱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施筱筱刚才断断续续的哭诉和纠缠中,祝旻希也听懂了她出轨的原因——越临雪太传统了,结婚之前不肯同居。施筱筱一开始是想气越临雪,结果没想到醉酒,就不小心和乔衍搞到一起了,有一有二就有三,两人各自寂寞欲求不满,偷偷维持着地下关系,美名其曰解决成年人的生理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实只是需求,乔衍今天穿着这身衣服,就是满足施筱筱假想越临雪的意淫,而为了约pao,乔衍也不在意做别人的替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是绿豆配王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一时糊涂才犯了错误,希希,你再给我一次机会,不会有下次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乔衍的眼神很诚恳,似是真心悔过,浪女回头,男主都没她演得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怎么的,祝旻希忍不住最后看了一眼消失在转角的浅蓝色背影,越临雪在旁边的时候,她会比较有底气和安全感,大概因为对方长得高,又是老板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她没说话,乔衍以为有戏,而越临雪也离开了,她没有了来自上级的压力,

        “希希,你早些退圈,我们立马去领证,以后远离这个圈子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深深吸了一口气,祝旻希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勇气继续劝说自己放弃梦想,还有脸在出轨现场提结婚的事,是自己平时对她太过纵容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抽回自己的手,忍着擦拭的冲动,打算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希希,李导不是个大度的人,你今晚泼了他酒,他已经打算全网封杀你了,你觉得以后还能在圈子里混下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祝旻希拒绝李导的同时,一怒之下把酒泼在对方的白衬衫上,李导在娱乐圈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人,要封杀她一个三线明星还是没什么压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一阵发凉,她居然从乔衍这番话里听到了警告和幸灾乐祸的意味,有什么可怕的猜测闪过,她没来得及抓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与你无关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摆脱纠缠,祝旻希迅速回了趟公寓,拿了自己的户口本和护照,还有几件衣服,其余跟乔衍有关的一切,都扔在那里了,留着膈应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告诉助理这件事,所以现在祝旻希拖着行李箱上了余笙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要打扰你一晚上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不好意思,离开父母之后,原来那些朋友也很少联系了,只有余笙一直默默支持她,不管是那时从家里跑出来的狼狈不堪,还是现在被人背叛的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说这些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余笙打了一个向右的方向盘,从后视镜里看见她的眼睛有些泛红,毕竟是三年的感情,可以坚决与对方一刀两断,却不是说放就能放下的,她十分理解祝旻希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去我那儿吧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她的情况还算了解,余笙多多少少能猜到现在的情形对她很不利,锦和那里有阴影,她肯定不想去住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余笙在外面拥有一套小房子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装修也很精致,之前祝旻希经常和goddess其他两位成员在这里聚会,但退团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来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毫不心疼地开了几瓶各种颜色的酒,一字型摆在吧台上,余笙的小败家子架势十足,祝旻希看得眼花缭乱,但她现在确实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分手了,但我猜她可能还会纠缠一段时间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余笙不知从哪儿提出一盒热气腾腾的海鲜,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先吃点东西吧,空腹喝酒对肠胃不好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一直放在车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好香的基围虾,嫩嫩滑滑的,上面盖了一层金黄细腻的蒜蓉,特别诱人,在车子上祝旻希就隐隐约约闻到海鲜的气味,还以为是自己饿狠了出现的幻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来的时候从酒店顺了一盒虾,姐姐不是最爱吃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余笙就给她剥了一只虾,祝旻希特别爱吃海鲜,尤其是虾,各种各样的虾都喜欢,跟她关系好一点的人都知道,当年乔衍也是专门为了她去学好多种虾的做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鼻子有点酸酸的,祝旻希吃掉了那只香喷喷的虾仁,鲜香的味道裹着热气让她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小三是施筱筱,乔衍脑子是被坑砸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余笙没好气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施筱筱和祝旻希是宿敌了,从高中一直不和到现在,当年女团成立只有四个名单,祝旻希第四,施筱筱排第五,惨遭淘汰,她对祝旻希一直是各种看不顺眼,又不肯承认自己技不如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施筱筱近几年时来转运,虽然没能加入女团,但演艺路上却是顺风顺水,接了一部仙侠剧后突然爆火了,一跃成为流量小花,在祝旻希转型之后就开始暗暗打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乔衍明明知道她与祝旻希不和,还去招惹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亲眼目睹,祝旻希还以为她们在一起只会是因为公事,毕竟都是同一个公司的,哪会往那方面想?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会后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余笙又问,没有特指,但祝旻希知道她在说什么,为了乔衍放弃这么多,后悔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也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,后悔吗?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是后悔的,不是后悔与乔衍在一起,而是后悔这么多年没有回过家,父母已经年过半百,即便当年固执己见,一定要她与越临雪结婚,但他们对她的心意一直像天底下大多数父母那样,赤忱爱护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在见识过乔衍母亲的苛刻之后,她才恍然大悟,父母口中那些为她好,并不能全盘否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悔也没用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稍稍有了饱腹感,她就随手提了一杯酒开始干。

        余笙也没拦着她,毕竟消极的情绪还是发泄出来比较好,而且她拿的whiskyhighball浓度不是很高,掺了小半杯的苏打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笙笙,明天七点一定要叫我起床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还没醉,祝旻希赶紧交代她,万一错过与越临雪的约定,她要被千年寒冰冻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通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是吧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点心虚,她不敢告诉余笙明天自己要与越临雪结婚,要是知道她这么草率地结婚,小忙内暴躁起来,头都能给她打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余笙收拾了一下桌面,等回过神来,祝旻希已经喝完了那杯酒,正准备拿另一瓶champagne往嘴里灌,一边举着酒瓶子,眯着眼往瓶口里看,嘴里碎碎念叨,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酒浓度怎么这么低,我还能想起乔衍那个王八蛋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瓜姐姐,你要是想不起她的脸,那不叫喝醉,叫失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差不多了,余笙拽出她手里的酒瓶,把半醉的女人扶到了客房的床上,空调定了合适的温度,又给祝旻希喂了一颗醒酒药,调了个七点的闹钟才悄悄退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七点五十五,越临雪准时出现在民政局门口,抬腕看了看手表,黄铜秒针不紧不慢地转了五圈,即将要指向十二,她的眉头也要皱起来的时候,一辆的士卷着扬尘飙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头到脚全副武装的祝旻希睡意浓浓,眼睛都睁不开,艰难地拖着一个粉色的行李箱从副驾驶下来,她也不敢让余笙把她送到民政局,找了个借口才溜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越临雪认出是她,表情有些一言难尽,然后就径直往里面走,祝旻希跟在她身后,像教导主任后面被抓犯规的小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早晨的冷风一吹,抬头看见led灯上闪烁着「民政局」几个大字,祝旻希也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有多想不开,居然主动提出要跟越临雪结婚?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后悔来得及吗?

        值班的工作人员也才刚刚上班,精神特别好,热情饱满地迎接第一对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对新人似乎看起来不太好,一个冷若冰霜,一个戴着口罩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离婚手续在那边办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来结婚的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越临雪主动要了登记表,在工作人员懵逼的表情下镇定自若地填完了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国《婚姻法》第五条明确规定:结婚必须双方完全自愿,不允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工作人员友好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越临雪不说话,站在一边幽幽地看着祝旻希,那意思似乎在说,你是不是又想放我鸽子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自愿的”,

        祝旻希笑得比哭还勉强,事不过三,越临雪肯站在这里就是很给面子了,她不能得寸进尺,毕竟以后还要在人家手底下混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两人去拍了证件照,越临雪脱下西装就是白衬衫,祝旻希为了配合,也难得穿了白衬,闪光灯亮起的那一刻,她一改之前的倾颓,露出了完美的笑容,拍照的师傅被两人的颜值打动,还开玩笑说又会有粉丝磕cp磕到真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脸莫名地有点红,祝旻希不自然地咳了几声,红本本到手的时候,她还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结婚了?

        跟她青梅竹马的前·订婚对象?

        在分手后的第十二小时?

        “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民政局附近的人多,见她刚才打的过来,可能会有不便,出于礼貌,越临雪顺便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目前无家可归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祝旻希还沉浸在初入婚坟的痛苦中,心里的话没经过脑子就直接说出口了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c/tnw28919102/83100688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iannax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