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鸣鸠 > 第五章

第五章


这学期开学,鸣鸠就是四年级的学生了。跨过了三年级的坎,像超级玛丽吃下了红色的蘑菇,突然长大了。鸣鸠希望自己不要碰到四处游荡的乌龟和突然出现的食人花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阳之前答应过的换座位,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。而林阿荞对这件事并不知情,鸣鸠不知道怎么告诉她好,害怕伤害她的自尊心。鸣鸠在心里默默地对她说了声抱歉,一闭眼,抛之脑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鸣鸠到了教室,看见陈阳得意洋洋地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桌子说,“坐这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林阿荞,林阿荞低着头,咬着下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老师给我换回来的,她为了奖励我上学期考了第一!终于可以换同桌了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!“陈阳还在演,演得可尽兴了,可鸣鸠笑不出来,她僵在原地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”班长,你不会是喜欢鸣鸠吧?“

        陈阳笑着说,”我们已经认识好多年了!“

        鸣鸠看着大家不怀好意的眼神,觉得自己换座位是个错误。可是自己已经碰上这朵“食人花”了,红蘑菇也没有了,后悔也没用了

        鸣鸠坐在陈阳旁边如坐针毡,林阿荞就在身后不远处,她还低着头,一直低着头,像是从来没有抬起来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放学回家,鸣鸠和陈阳走在路上,正说着话,林阿荞从后面跟上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鸣鸠,陈阳,你们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阿荞?”陈阳忽闪着眼睛望着她,又看看鸣鸠,手足无措的往鸣鸠身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奥数老师说这学期的课改到六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鸣鸠没想到她开口说的竟然是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林阿荞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”谢谢,我们知道了。“陈阳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”林阿荞,对不起,换座位这件事情还没来得及跟你说“鸣鸠别扭地开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”鸣鸠,你在说什么?“林阿荞笑着望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过林阿荞会大哭,会愤怒,会讨厌她,会说自己再也不要和鸣鸠做朋友,但没有想到她会反问鸣鸠”你在说什么“。

        ”你不会生气吗?“

        ”我没有生气。“林阿荞从旁边走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鸣鸠五味杂陈的心情,竟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描述出来了。陈阳拍拍她的肩膀,轻轻唤醒了她游离的思绪,继续走回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天后,班主任宣布了一个消息,全市中小学生辩论赛启动了,这个星期学校里会进行校内比赛,选拔参赛选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”那么,根据大家的报名情况,咱们班就由鸣鸠,陈阳,陆途,姚畅代表参赛吧。“

        林阿荞没有主动报名,老师也没有主动要求。这样的话,他们奥赛队里就只有林阿荞没有参赛了,就像把她遗忘了似的。鸣鸠看着她万年不变的背影,犹如一尊宠辱不惊的雕像,以前没动过,以后也不会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鸣鸠觉得林阿荞好奇怪,无欲无求,哪像是个十岁的孩子?

        学校组织的辩论赛,第一场就由四年一班二班对战,主题是梦想与现实哪个更重要,鸣鸠作为反方,论梦想更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鸣鸠不赞同这个观点,所以从心底里就抗拒这个论题,更不知道该怎么写辩词,底气不足,鸣鸠很害怕会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阳把她的焦虑都看在眼里,把自己刚写的辩词推给她,:你拿去改改,改成第二辩手的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再写一份就好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阳虽然作文写得很烂,但语文老师对他机械性的灌输还是有一些效果,写辩词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学组的辩论赛并不会很激烈,都是小孩子,观点论据不会太过新颖,但如果有鸣鸠,她可以充分运用自己的思考能力和想象力把对方问得哑口无言。班主任也正是因为看好鸣鸠这一点,才把她作为主力军。

        班主任对她寄予厚望,一块巨石就压在了鸣鸠身上,她得强撑着,不能让大家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阳突然递过来一张纸,上面画着一只像小鸡一样的小鸟,嘴里叼着四个火柴人,火柴人还做了批注:四年一班辩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鸣鸠嫌弃地看了陈阳一眼,平平整整地把它夹进了自己的日记本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,鸣鸠手里捧着自己的发言稿,不和陈阳搭半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停会儿吧!这样不累吗?你在这儿等着,我去给你买瓶汽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阳拿着汽水跑了回来,她握着冰凉的玻璃瓶,思绪回到了第一次碰见陈阳的那一天,放映机呼呼地转动着,播放完四年的所有片段,结尾鸣鸠看到了自己的脸,这张有点陌生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,陈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今天好奇怪啊,鸣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打你你才开心吗?”鸣鸠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缝隙里透进一束阳光,是太阳不小心遗漏下的,最温柔的一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喝点吧。”鸣鸠把刚打开的瓶子伸向他。陈阳嬉笑着,把瓶子推了回去,“你喝,我要是渴的话就会买两瓶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朋友要一起分享。”真挚的眼神让陈阳动摇了,他诧异地瞪大了眼睛,只得接过瓶子,昂起头倾倒在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鸣鸠眼疾手快地用手轻轻一抬,瓶子失去了平衡,泄洪般冲陈阳脸上扑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鸣鸠!!!!!”

        鸣鸠咯咯地笑着,奔跑在风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林阿荞痴痴地望着他们的背影,望了很久很久,直到太阳打了个哈欠准备下班的时候,她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默默地往另一个方向走去,没有一个人在她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 辩论赛要开始了,在这之前,一班的人就听闻了鸣鸠的实力,他们认为鸣鸠会像发射炮弹一样对他们发动攻击,枪林弹雨里,不败就是个奇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鸣鸠哪有这么神,但这样夸张的宣传对鸣鸠很有利,何必去纠正它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辩手坐在会议室两边,对方辩手正襟危坐,鸣鸠却在和陈阳说悄悄话,对场下的观众充满好奇。陆途和姚畅似乎也觉得,有了鸣鸠,他们就天不怕地不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赛开始,双方陈述了观点以后,该鸣鸠出场了。鸣鸠面前没有成篇的发言稿,她缓缓起身,暗藏着浓烈的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”提问对方三辩,我们现在这样的年纪,如果没有梦想的加持,真的会对现实产生强烈的期待感吗?每个人最想得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,你想的或许是明天吃冰淇淋,他想的或许是拥有新的游戏机,这些愿望的实现是必然会被加上一定的条件,如果仅仅只是着眼于现实,那每个人都会觉得没有生活的快乐“

        鸣鸠说了一大堆以后,看见对方捏着话筒,瞪大了双眼,以为自己说偏题了,怯怯地坐下,说了声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三辩把稿子来回翻了好几遍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接鸣鸠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”鸣鸠,“陈阳盯着对方窘迫的模样,轻哼了一声,”等会儿请你喝汽水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”那要两瓶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”不要狮子大开口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”三瓶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”成交。“

        辩论赛毫无悬念地暂时拉下帷幕。鸣鸠一队人披荆斩棘斩妖除魔,打败了六年级的同学,得到了市辩论赛的进场资格。接下来鸣鸠队背负着更大的使命,下周他们将代表学校与十一中附小比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下周的事下周再说吧,这个周算是过完了。鸣鸠想起来,陈阳答应她的三瓶汽水还有一瓶没兑现呢,今天都周五了,期限快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鸣鸠去办公室找陈阳,走到了门口,他的声音钻到鸣鸠耳朵里,”那老师,你让林阿荞代替我吧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”林阿荞,你觉得呢?“

        ”报告。“鸣鸠的声音压着韵脚脱口而出,横在陈阳和林阿荞之间。林阿荞微笑着看着她,陈阳眼神躲闪,低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”老师要把陈阳换下来?“

        ”啊,是这样,林阿荞也想来参加试一试,陈阳是一辩,陈述观点这事不是很难,老师就打算让林阿荞接替一下陈阳“

        ”可是当初是她自己没有报名的,现在说上就能上吗?“

        老师错愕地望着鸣鸠,认为她说出这句话不合时宜。鸣鸠看了林阿荞一眼,“如果老师要换掉陈阳,那也把我换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鸣鸠,今天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可以轻易换掉陈阳,那我也没什么区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鸣鸠,老师怎么可能换你呢?你是这个团队的主力呀,换人这事还可以再商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,请你好好考虑,我们代表的是全校同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了陈阳,这样的战场还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老师执意要换,那我也退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鸣鸠!”班主任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鸣鸠转身跑出了办公室,眼角的泪水已经挂不住,滴在了办公室的门框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阳跟在后面,不知道说什么话,今天这么一闹,鸣鸠和林阿荞的梁子算是结得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鸣鸠!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两个字就差写在你脸上了。”陈阳拉住鸣鸠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答应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既然想参加,那就让她试一回嘛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阳,我不想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”鸣鸠,我知道你很想和我一起打败十一中附小那群小薯片,放心好啦!如果老师真要换,我一定每一场都坐在最前面看着你!“

        ”我只是想赢。谁稀罕跟你一起上场谁让你自告奋勇的?“

        ”这叫自我牺牲!“陈阳嬉笑着,”好啦不要不开心了,你是主心骨,可不能倒!“

        ”你还欠我一瓶汽水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”走吧,我去给你买!“

        全市中小学生辩论赛小学组第一场比赛在十一中附小举行,全年级的孩子都来了,那些曾经被鸣鸠打败过的选手在嘈杂的环境里声嘶力竭地喊着”鸣鸠加油!鸣鸠必胜“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众星捧月的感觉,鸣鸠还是有点不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坐在会堂上,在人群中拨弄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”鸣鸠!鸣鸠!我在这儿呢!我来给你录像啦!“陈阳蹿到前台,晃了晃手里的相机。鸣鸠会心一笑,心里踏实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”有请双方辩手入场!“

        鸣鸠昂首挺胸地迎着聚光灯前进,坐定后,惯例地扫视对方的辩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差点把眼睛瞪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二辩,是周潜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他读的学校,是十一中附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相遇,就像武侠小说里的情景,再次相逢,便是敌人?!

        鸣鸠嘴唇开始打颤,眼神开始飘忽,可周潜定定地望着她,把她五脏六腑都看穿了。她慌乱地在台下寻找陈阳,陈阳发现了此时就像跌入陷阱的鸣鸠,无声地告诉她:别怕,有我在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c/tnw57711769/81920903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iannax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