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第41章


收到信息的时候傅云薄在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总是会静音,以避免有不识趣的人会打扰自己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数字里,只有一个,他从来没有屏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当会议上传来铃声时,所有人都很惊讶,大家齐刷刷的抬起头来望着傅云薄,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不可能犯这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没去看短信,他知道那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是,只是听见了,傅云薄就懂了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休息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理会周围的人,拿起手机自顾自的就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望着百层高楼下的景色,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和他“分手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实的看见屏幕上亮起的那几个字,他没有如释重担,反而有种难以言喻的失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嘲的扬起唇角,这么多年来,陪她完这个游戏,自己该累了才对,现在游戏结束了……为什么要失落?她该去过属于她的生活了,自己也是,终于可以不去管一个无关紧要的事,放手去做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她自己,不要为了一张结婚证难过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想提醒她,可手落在短信上,分手的几个大字又浮现眼前——他已经没有资格再发去任何信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,为什么要在意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扰了。”吴秘书捧着pad,难掩脸上激动的神色:“咱们投资的《枕上谜》数据爆火呀!收视率非常好,看来还能再涨!这才刚开始,咱们的赞助肯定……傅总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激动的说了半天,对面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啊,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抬起手,似是而非的继续听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身体不舒服吗?要不要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冷冽的打断了吴秘书,像是他的话有冒犯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多年在傅云薄身边办事,吴秘书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,任何的细节都逃过不过他的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明显心不在焉,是刚才的短信……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在等傅云薄的口令,像个准备授命的战士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,傅云薄才从肺里挤压出一口气,说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帮我录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尽管男人声音很轻,可吴秘书还是听见了。他只是没明白,录什么像?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傅云薄才补充道:“《我恋》的直播,帮我录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????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总裁也看恋综?!

        吴秘书离开房间时,一些八卦的员工已经在门口等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吴秘书,怎么样?傅总是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今天过于反常,是所有人都察觉到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秘书不喜欢八卦,更不喜欢八卦自己的上司。傅云薄作为上司无懈可击,自己不能毁了这些年来他在公司竖立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不舒服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今天确实有些反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不会是网上说的那件事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,员工下意识的掩住了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秘书知道他是在说什么,责备的瞪了他一眼!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跟着网上的人胡说八道!都是未经证实的事!再说总裁的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?!什么网上听来的事都在公司里传?不想混了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秘书厉声呵斥着他们,说错话的员工也非常抱歉:“对不起!对不起!我再也不敢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回去工作!雇你们回来可不是为了让你们八卦公司上层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秘书把他们一一赶了回去,但是心中也难免嘀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他轻叹一声,话锋一转:“被自己的家人算计坐牢,换做是谁也笑不出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傅云薄回到家里,几乎是瘫软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的工作进程很不顺利。不是因为属下无能,而是他一直没办法专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静如止水的心底,不断的荡起涟漪,甚至变成惊涛骇浪。让他难以正确的,冷静的,作出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铁人的傅云薄今天不正常,但是大家都很理解……被爆出了亲哥哥对自己下狠手,谁能不动摇呢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大家都心里有数,尽职尽责把事情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进度慢了些,但好在稳打稳扎,事情总算有进展。剩下的时候自己几乎都在发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闭上眼,他该休息,可脑子里却闪过苏凛,闪过那一句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猛地睁开双眼,想起了什么似得,赶忙打开了便携电脑。

        网络将远在天边,毫无交集的人们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很久未见,透过网络,他还是能知道苏凛的近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屏幕上,苏凛和其他人说说笑笑,看起来一切正常。没有人知道她刚刚分手,想到这里的傅云薄心底有一瞬的宽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和苏凛的小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可以涉足的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他本不是个沉迷于网络直播的人,却因为那里有苏凛而移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分手的的第一天,他以为苏凛会有什么情绪,结果直播上看起来,并没有什么不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她是个过于隐藏自己真实想法的人,就算看起来是开心的,也会有演技的成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苏凛来说,她生活在这世界的每一分每一秒里,似乎都在演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扯开领带,为自己倒了杯威士忌,慢条斯理的坐在屏幕前,欣赏着画面里的内容,就好像自己也置身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篝火前,一群人正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随机抽选嘉宾,要他们大冒险或者真心话。如果被要求的事做不到,或者不想说,就当是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应的,赢了的人可以出岛一天。当然也可以带着自己心仪的嘉宾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上一次没能出去,或者玩的不够尽兴的人来说,这简直是最好的奖励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每个人都很投入,小心的在不得罪对方的情况,尽可能的让对方逃避。

        签来到了温蜜手里,不知道是节目组要搞事,还是她注定和苏凛势不两立,她抽中的对象,就是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画面里,苏凛当即变了脸色,但只是很细微的变化,傅云薄注意到她眉眼里微微的颤动,虽然明面上看没什么,但她其实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是老样子,生气都这么遮遮掩掩,不知不觉,笑容爬上了男人的唇角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哇,这是什么宿敌啊,我不敢看了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节目是真搞事还是真的是运气啊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我们宝贝苏凛肯定会处理好的,大家放心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弹幕的气氛也很和谐,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在掌控之中,可就是有种紧张感在所有人心中作祟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仰着头,像是在思考要问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也抱着腿,等她出招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想到了好点子,温蜜一击掌:“我们来真心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已经在脑海里预演她会问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非是关于背后是否有金主,对于火了怎么看之类的,从背地里挑刺的问题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她已经和傅云薄分手了,所以,她可以昂着头,说没有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温蜜的唇不自然的向两侧绽放,露出了硕大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的视频……是怎么回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故作不解的问,没看见苏凛脸色刷的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被问的一头雾水:“什么视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大家都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好心的拿出pad,播放起了傅琛与苏凛的那些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好奇,困惑,甚至是作为一种解答,大家纷纷把头探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廖玄气的牙痒想行动,却被墨睿言拦了下来。他也皱着眉,很不高兴,但毕竟是直播,依旧需要谨言慎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视频里,一遍遍的传来那场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头疼欲裂,哪怕是演技也都要掩盖不住内心的潮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得意洋洋的收回了pad,等苏凛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懒得看她一眼,直接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她走远的背影,温蜜却不以为意,只是一副谦让了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拨弄着额前的碎发,深邃的笑了起来,却让在场的人都有一瞬的胆寒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明显不愿意谈这事,而温蜜显然是知道的,但依然把这件事摆上台面,告诉所有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全部嘉宾都要对温蜜改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的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低吼般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呢?都是艺人,一点小打小闹都受不了吗?那以后还怎么在行业里混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蜜理所当然,稳站制高点的批判着:“她不想说,以后记者问怎么办?也这么甩脸走人?我是无所谓,只是个游戏,可她要总是这脾气,以后在圈子里肯定混不下去的。再怎么想保护她,也要有个限度。人总是要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【温蜜说的就是对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一群人天天保护着苏凛这个巨婴,我都要看吐了!还好我家温蜜是个实在人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那可不,都二十几岁了,不会想说还是个孩子吧?】

        弹幕一片嘲笑,但这一次和往常不同,苏凛家的粉丝,甚至路人都看不下去,纷纷加入战局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只是个游戏,却往人心窝子里捅,是不是人啊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她还觉得自己干的挺漂亮的是吧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为了赢,真的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我看温蜜是为了蹭这件事的热度吧?这么高强度上网,怎么不看看大家对她演技的批评?《地狱莲》后面都崩成什么样了没点b数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以前觉得温蜜人如其名,又甜又懂事,现在看起来,装的吧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看看楼上,都是苏凛家请来的水军!就是想搞我们温蜜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又来了,不是帮自己说话的,一律打成我们家。总是嘲我们家没有人,现在又都是我们家的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比起弹幕的沸腾,苏凛已经坐在了海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海浪一层层冲刷着她的脚,像是些许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,詹向晨已经来到了她身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输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漫不经心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我退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詹向晨呵呵的笑着,像是在说无关紧要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微微一笑,以示礼貌,但是显然,她并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并肩坐着,风与海浪穿梭在二人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你心情不好,是因为那个视频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昨天,詹向晨就注意到了苏凛身上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她为自己的生日准备了许多,詹向晨不忍打断她的好意,所以什么都没有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对于他们来说,仍不可避免的好奇,苏凛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见詹向晨来关切自己,却又是为了这件事,苏凛再也承受不住的把头埋在了双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你要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声音哽咽起来,男人的心都被揪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我不是想让你伤心,只是……你以前说过,受过很重的伤,所以……是这件事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和苏凛在岛上良性互动,可以说是互相为心动嘉宾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自己对于她的了解,依旧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所展露的,都是她愿意让自己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詹向晨想了解更多的她,可是……越是想了解,就越是要让她再度展露那道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抬起头来,泪珠如钻石般在她眸底闪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要把这道伤口撕开多少次?!让多少人嘲笑我,可怜我,你们才能不去问它?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受够了做一个凄惨的女配,可在这个世界的每分每秒,似乎都在提醒自己这件事!

        不论它过去多少年,不论当事人是否已经离开,结婚,不论自己是否逃出生天,似乎仍被随时提醒在这场命运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错,我不该提,对不起……你不要生气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詹向晨拼命的道歉,可苏凛却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是被一个男人践踏过!我为他奉献了整个青春,像一条狗一样卑微的等待他爱我!只要他稍微和颜悦色的对我说话,我就甘之如饴觉得一切都值了!哪怕他在这个时候心底有了别的女人,我仍然爱着他!甚至是在他爷爷的寿宴上,我亲眼看见才得知真相!如果我没有亲眼看见,说不定还会自己骗自己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情绪被炸开了一个口子,许多的情绪与话语奔涌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多贱啊!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,这么折磨自己。甚至,只要他骗我都可以!不要让我发现都可以!他对我好的时候,也是真的好过啊!你知道我是怀着多么卑微的想法去爱他的吗?!可我不能这样下去了,他伤害了我,所以我想往前走了,我想忘记一切,想重新开始,想过属于自己的人生!我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的联系了!可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无时无刻的提醒我呢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一再的找我,你们知道我多害怕吗?!我怕自己会心软啊,害怕自己会蠢到回头,蠢到以为一切都会回到过去!蠢到又踏入重复的命运里!我比你们任何人都要害怕啊!知道我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面对他,以及他对我造成的伤害的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想一个人静静,好好去过自己的日子,让时间抚平自己伤痛,可你们却又一遍遍的提及他,无视他对我的伤害。只要我皱皱眉,只要我不高兴,就马上来问:你真的向前了吗?你真的忘了吗?其实你还没忘吧?其实你还爱他吧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感情了!我甚至都不记得和他在一起时发生过的事,可没有人相信我,我一遍遍的解释,一遍遍的说明,却还是有人来说:你们还是复合吧?我觉得你们挺合适的。他家挺有钱啊,离开他多不划算?拿钱生活也挺好啊,我要是你就复合了……我受不了,我真的受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语,她这么多年,没对任何一个人说起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委屈,那些害怕,那些心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都一个人扛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恶意,她真的累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詹向晨显然被她爆发的情绪吓坏了,但是在得知苏凛独自一人忍受这些痛苦这么多年后,也非常的同情和体谅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多寂寞,多孤独,多绝望,才会这样痛哭?

        【完了,想起我前任了,我也好想哭,这种心情我真的太懂了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明明是自己的事,但总是有别人来插手,真的很烦。特别还打着为你好的旗号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虽然是公众人物,但她也是人啊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看把孩子逼的!她爆火我就很担心会不会有负面影响,看来还是发生了……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还不是怪温蜜!为了赢手段这么下作!专问扎心的问题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都怪温蜜!真不会做人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天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!】

        弹幕骂骂咧咧,苏凛大口喘气,哭到窒息。詹向晨展示着他的肩膀示意,苏凛再也撑不住的埋在他肩头:“就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咬紧下唇,强忍着抽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遗漏出的每一声都是那样另人心痛。

        詹向晨望着苏凛,眼底写满了怜爱。

        镜头锁定在他的脸上,那爱几乎要溢出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【虽然但是,嗑死我了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我一直觉得苏凛哪里怪怪的,现在懂了,她就是藏起情绪,不让人看见自己脆弱的部分。所有嘉宾里,只有詹向晨看到了她的真实,磕到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被楼上这么一说,突然觉得有点甜了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难道我们cp能变成真的吗?!】

        弹幕正狂欢时,詹向晨伸出手,擦拭着苏凛脸上的泪痕,她不解的抬起头来,泪珠滚滚落下。男人的指尖一次次的为她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璀璨的眸子里,倒影出詹向晨凝望自己的眼眸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之间亲密无间,距离彼此只有几厘米,抽泣间,甚至近的可以嗅到彼此的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【等一下!!这是我不付钱可以看的吗?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卧槽这是要亲上去了吗?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按头小分队准备就绪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亲上去!亲上去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我直接磕爆啊啊啊啊啊!!】

        镜头适时的卡在某个角度,两人没有动作,却又细微的晃动,让两人看起来像是亲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整个微薄都要炸了!cp超话瞬间冲上第一名!超话里的帖子一秒几千条!

        正在看直播的傅云薄捏炸了装着葡萄酒的玻璃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为自己会毫无感觉,然而这一幕,却比万箭穿心更痛苦!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了?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见动静的管家跑了进来,却被傅云薄喝退:“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管家知道他心情不好,也不敢多逗留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拿起手机,迅速拨通了一个电话。整个行动甚至不需要过大脑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睡眼惺忪,却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《我恋》的节目组电话?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低沉雌性的嗓音命令着:“那件事,可以拿上台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一下子清醒了,比之前更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?会不会太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担忧让傅云薄沉默了片刻,但也仅仅只是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。该收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他和往常一样笃定肯定的语气,那头的人才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得到确认的答复,傅云薄才放松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直播的内容已经完全被弹幕攻占,看不出一丝丝画面,傅云薄没有理会,他站起身来,重新拿了一瓶酒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来不酗酒,但只有今天,他想喝几杯……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c/tnw65222173/80530619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iannax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