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第19章


邀请傅云薄的酒会位于五星酒店的顶楼,苏凛推着他走出电梯时,已经有很多人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酒会的规模不算很大,来的客人和当年傅老爷子生日宴上的客人也不能相较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更像是单纯招待傅云薄的一场酒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才到场,所有的视线就都集中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坐在精致的轮椅上,尽管身陷残疾,却掩盖不了那贵族般的气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昂着头,坐姿挺拔,西装也跟他本人一样一板一眼,没有多余的皱褶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身后推动轮椅的少女略朴素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朴素,但轻薄的纱裙飘逸柔软,最外面又用了一层透明白纱垂到了脚踝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约不简单的款式大方得体,脖子上是细金打造的项链,她身材修长,气质卓越,整体清纯却又透着高贵,像是谁家的千金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负责推轮椅,却丝毫没输给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进场,竟让人一时间不知道看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先生,您能来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主办人是一个有些臃肿的男人,他率先回神,举着酒杯快步出来迎接,西装像是随时都要被撑开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伸手与他握了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先生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激动的说着,生怕怠慢了,他就会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刻意介绍,光是看那轮椅,就能猜到他的身份。业界谁不知道傅云薄呢?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淡淡点了点头算做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先生带了女伴来?真是稀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跟在苏凛身侧,轻声咂舌,听得出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多年来出入公共场合始终一人,尽管相亲的邀请如雪花般从未听过,却鲜少听说他有女伴,更没听说过他带着谁参加过酒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看护一类的?

        可……看她的衣着气质,似乎又不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打个招呼吧。苏凛,这位是孙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孙先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礼貌的伸出手,指尖简单的握了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、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神色尴尬的笑了笑,甚至避开了苏凛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没看懂他的眼神,自己是哪里打扮奇怪吗?为什么要回避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今天的酒会她不是主角,确实没必要理会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呵呵干笑两声,掩盖起眼神里的仓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小姐确实是楚楚动人……不知道苏小姐想喝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胖男人勾了勾手指,侍从便从冰桶里拿出一瓶镶金的酒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英国皇室特供的红酒,一瓶75万,不知道能不能合苏小姐心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给苏凛机会,傅云薄先抬手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还是个学生,不适合喝酒,请给她饮料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!看我,太没眼力价儿了!我就说小姐看起来这么年轻……快,去拿果汁来给这位小姐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朝身侧的服务生大喊着,生怕怠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酒会上,大家捧杯四处于人交谈饮酒,傅云薄不方便走动,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着急和谁碰面,反正总会有人来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的出现总是会吸引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论是那个轮椅,又或者是他身旁的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女孩是谁?怎么会在那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只是刚才提了下名字……好像是叫苏凛来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他最近怎么那么高兴,原来是弄到了新玩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议论的声音并不总是友好的,特别是那些富商、以及他们的女伴。有时候甚至更加刻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传闻他喜欢温蜜那样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瞧见那女孩儿长的有些像温蜜吗?早知道傅总好这口,我也去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说,是因为……那双腿,所以才没追求温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傅总缺女人吗?这不就来了一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个不介意自己的,又像白月光的,也未尝不可。反正白月光总会老去,而新人,永远年轻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不就是比温蜜更年轻吗?甚至……更漂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了傅总,真是有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语不全是艳羡,还有讥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都是笑容,却也别有深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们都明白,傅云薄不可能和这个女孩走下去,而选择她的理由也很简单,只是个替身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否则一个还在读书的学生,怎么会和业界的精英厮混在一起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傅云薄身上有利可图罢了!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个替身,能让傅云薄高兴多久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看苏凛的眼神像是在看滑稽猴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早已洞悉了少女的丑态,似乎再下一秒,少女就会被玩弄,被抛弃。而那,就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喝着杯子里的饮料,有一瞬间,她觉得不如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早知道会有这些声音,但不能怼回去实在是把她憋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和周围的人说着什么,有的想要和华耀集团合作,有的希望邀请他去下一个酒会,各类邀约如同雪片般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只是礼仪性的微笑,与他们打着太极,慢条斯理的应付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要与自己合作,他们都还不够格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也插不上话,百无聊赖的数着手腕上的珍珠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梯门“叮”的一声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是迟到的宾客,可当一只高跟鞋踏出门时,整个会场闪起了白光以及快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被那光芒所吸引,他们好奇的投去视线,并在看见那个人时,彻底呆滞住了!

        谁也没有料到,今天,此时此刻,温蜜本尊竟然出现在了这里!

        温蜜的突然出现,使得本来平静的酒会突然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哪里来的狗仔疯狂的拍摄着她,白光一阵接一阵,没有停歇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一身肉色深v长裙,镶嵌在裙身上的碎钻闪闪发光,紧致的衣服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形,而她风光的模样,像是刚刚从颁奖典礼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正要走进会场,门口的工作人员却抬手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里面正在举办酒会,没有邀请,不能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微笑着从随身小包里取出了邀请函,交到了工作人员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收到了孙先生的邀请才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饱满的红唇微微翘起,自信又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邀请函,工作人员才抱歉的低下头:“是我误会了,请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蜜笑着走进了会场,如同进家般随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狗仔们被拦在了外面,可白光依旧闪烁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款款而来,现场的视线都被她吸引了过去,谁也没有办法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大方的走向了孙先生,嘴角的笑意更大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孙先生邀请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先生肥满的额头渗出了汗水,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单纯的太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随口聊着什么,不外乎感谢他的邀请之类的客套话,偶尔配合上孙先生的几句关切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的出现,使得无趣的酒会有意思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好戏的视线又都回到了苏凛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正主来了,一个替身要怎么办呢?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望着前来的温蜜,眼神一寸寸的冷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忍着翻腾的情绪,转过头望着傅云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我来,就是想让她来羞辱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语气冰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自己是个替身,甚至比在座的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傅云薄今天打算邀请温蜜,她肯定一句话都不会说,也不会有任何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明明邀请了自己,转头却又把温蜜叫来,这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回想前不久,傅琛才骚扰完自己,这才几天?傅云薄就把温蜜叫到现场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家的男人,生来就是折磨自己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,因为也是前不久,她居然有一瞬被这个男人感动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自嘲的冷笑起来,而傅云薄……他甚至第一次见到苏凛有这种目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憎恶,轻蔑,讥讽,自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眼神可以诅咒一个人,那自己被凝视的瞬间,就已经被诅咒了千百遍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见了,是孙先生邀请他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握起拳,有些急切的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你授意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冰冷的话如利剑插入他胸膛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授意的话,不用那么拐弯抹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握紧了轮椅的扶手,眼底有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不想要任何解释,事情已经这样了……她闭眼叹了口气,转身走向了窗台:“你们慢慢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没办法忍受自己和温蜜在同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快步走去,留下远去的背影给独坐在轮椅上的傅云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周围全都是看好戏的眼神,都想看看这位替身在正主面前要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苏凛没给他们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居然跑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走留着干什么?等着被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尊都来了,赝品当然要离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!温蜜过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兴致勃勃的看着眼前的好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,温蜜已经来到了傅云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先生……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涂抹着唇蜜的嘴上下动了动,略显羞涩的吐露出了一声问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冷着脸,没正眼看她,只含糊从喉咙里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低沉的嗓音凝重而复杂,任谁听了都知道他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眼神冷冽到可以划出距离,温蜜却不着急,只是继续柔声细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有幸与贵公司合作过,傅先生能记得我真是太好了……这次贵司又投资了什么剧作?可否方便告之一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微微俯下身子,有些讨好的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弯腰,深v下的一团脂肪便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不为所动,甚至漠然的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有一点尴尬,但都知道傅云薄身份高贵,态度傲然也是理所当然的。女人没有表露情绪,只是直起身子,唇角依旧是浓密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真是太遗憾了。可以的话,我还希望能再与华耀集团合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挥手,如同拂去衣服上的尘埃。

        赶客的意思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张了张口,还没能吐露声音,傅云薄就自己转动轮椅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理会被丢下的温蜜会怎样尴尬,傅云薄径直来到了孙先生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让她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的语气不快到了极点,孙先生也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说什么,可傅云薄更快的打断了他:“让她走。别让我在这场酒会里看见她。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c/tnw65222173/80847439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iannax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