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第14章


突然的试戏让在场的人都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虽然看起来儒雅随和,但拍戏却出了名的严。与他拍对手戏的人大都承受不住压力,拍摄期间闹出很多心理问题。有的结束拍摄后要么放弃演戏,要么就摆烂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作为新人,一上来就要和这么重量级的演员对戏,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不免让人担心,墨睿言可能会折断这还没盛开的花蕾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两人之间有对过戏,可毕竟是试镜,墨睿言也不可能拿出实力真的碾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能感受到来自墨睿言的压力,他要来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已经化身为仵作,他的脚步,他的面容,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站在大家面前的就是仵作元良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本能的跃跃欲试起来,眼里闪着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和前辈对戏是我的荣幸。不知道要对哪场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最后一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场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身为学徒的她得知了惊天秘密!少女想告诉男主,却被一路追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听见动静的男主及时出现,但没能挽救她,可怜的小姑娘身中数刀,只剩下最后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拼尽全力,留下了最后的线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男主的抽泣声中咽了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最后的戏,却放在了最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戏非常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正式演出,就算是试戏,对苏凛来说也会是挑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来说大家刚进组,彼此还不熟悉,这类亲密的戏会放在后面拍摄,这样当演员们互相熟悉后,演出来的才更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苏凛却要和只见过几面的人演生离死别的戏码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磨合,没有熟悉,仅凭着专业素养,能演得好吗?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沉默了片刻后,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是试戏,我还是会打开摄像机。这样等会儿复盘的时候,你们也可以看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摄影师熟练的调转了镜头,对准了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片场里有一些简单的布景,帮助你们找找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带着他们去了一处布景。

        街道的布景有些粗糙,但和设想中的居所没什么差别,供他们试演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面就是男主所在的房子……从这里跑,再到这里……倒下,就可以了。睿言,你坐在屋子里,听到声响就往外走。看十分钟台词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看了一眼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没有异议,很快就坐下来背台词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一目十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最后一幕的内容不算多,从被发现,到逃跑,到再被杀害,中间几乎没有台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遇见男主后,有几句嘱托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完全靠演技来表达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的错误,都不能用借口搪塞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演的不行就是不行!

        苏凛飞快的在脑海里模拟着情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从初见时对男主的不在意,到对他推理的惊艳,对他收留教养的感激之情,被追时的害怕,遇见秘密时的惊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以及最后留下线索后,确信男主能破案的那种心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导演的声音,苏凛猛地抽出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始!”

        镜头对准了苏凛,三五个武替换上了夜行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拍摄已经开始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群黑衣人接着夜色,悄然溜进了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某间房屋里,有些昏暗的屋中只有一盏烛火。隐约能听见窃窃私语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抱着菜篮站在街上,生性的直觉让她的余光注意到了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樱色的唇微张,似是在犹豫要不要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案件频繁,且互有关联,身为元良的弟子她感到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心微微提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或许这些人……会成为案件的突破口?

        一瞬的犹豫后,少女还是屏息潜入了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衣人们不见了踪影,只有忽明忽暗的烛火在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来到一处窗下竖起耳朵,水灵的眸子从最初的疑惑,到不可置信,再变成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她的双瞳睁得老大,五指紧压在唇上,像是怕声音会遗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身体剧烈起伏,呼吸明显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必须走!必须告诉元良!

        她起脚,可出巷道时,一身冷汗的她不慎牵绊到了一旁的鸡笼。死寂的巷道里传来一声鸡鸣!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她汗毛竖起,几乎是拔腿就跑!

        风呼啸在耳边,两鬓的黑发飘落在耳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敢回头,只听见轻快的脚步声跟随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脚步声踩着屋顶的砖瓦,紧随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带了些哭腔的呼喊着那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找到他!

        告诉他自己听见的事!

        然后……救救大家!

        少女丢下菜篮,顾不上身后人的叫嚷。

        师傅的屋子越来越近了,少女急切的呼吸着,她闯入暗巷,就要见到那张熟悉的脸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撕拉”,身后传来了什么东西撕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惊恐的想出声,更率先一步却是疼痛。剧痛让她失去了平衡,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刀口划过让她倒吸一口凉气!

        疼!

        钻心的疼!

        八厘米的伤口马上渗出血来,再深就能伤到骨头!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,更多冰冷的刀锋袭来!

        数道冰冷的利刃划过肌肤,像是捉弄老鼠的猫。

        刀雨无情的在她身上留下了血痕……密密麻麻,如同一张大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衣人停下手。血珠从刀口划过,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自己没救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要告诉师傅!

        这很重要,这关乎了很多人的性命!

        纤长五指深深的插入地面,靠着抓力勉力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步,两步,三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点移动速度远比不上对方踱步的速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冰冷的刀锋高高举起,在月色下显得那么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……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明明近在眼前,却似乎永远都碰触不到。少女因疼痛而颤抖的声音,听着只叫人心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?!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外的骚动终于引起了屋内之人的警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警惕着推开门,身后的黑衣人对视了一眼,迅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留下倒在黑暗里的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茗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瞥见了倒在门口的少女,他飞奔出来,将她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带你去就医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抱起少女就要起身,可身为仵作的天职却告诉他,这孩子已经没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染血的指尖死死抓住男人的衣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……咳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口鲜血喷洒出来,溅射在了男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都被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去冷静沉稳,甚至有些傲慢的他,如今却丢了魂魄般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眸底惊讶,不解,茫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几个时辰前,她还是鲜活的,健康的……可怎么现在就……?到底发生了什么?!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的身体越来越沉,呼吸也更加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好多话想说,可却发不出声音……视线也,看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染血的手死死握住他的衣襟,一双眼睛也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生命的最后,她的眸里重新燃起了火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明灿的,充满了希望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扯下了元良为她系在头上的缎带,缎带的一角绣着绸缎庄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救救……他们……救救,孩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血沫淹没了少女的声音,不断有鲜红从她口中溢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?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?!他们是谁?!下一个被害人吗?我的猜测是正确的,对吗?!果然是背后有人刻意行凶!甚至,前几场都只是他的实验,后面才是他的目的?!目标是孩子……死去的大人只是障眼法?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飞快的转动着大脑,从她稀碎的只言片语中理解了一切,少女用最后的力气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好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自己听见了那场对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还好元良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样,元良一定能救出那些孩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眼底的光闪耀着,然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能把一切托付给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真的……太好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紧握领口的手蓦地松了下来,跌落在了地上……少女的眼底失去了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元良虽然抱着她,却感到失去了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在自己怀里的少女,虽然睁着眼,却渐渐的失去了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怒吼,没有咆哮,他只是垂着头,任由墨发遮住了自己的眼眸。

        泪滴坠落在泥土地上,打湿了的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紧紧拥抱着少女,像是要用自己的余温让她走的慢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……为你报仇的……我答应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怀中的少女早已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却像是要说给她一般喃喃自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片场隐隐传来了吸鼻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最初,大家都担心苏凛会跟不上墨睿言的演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所有人都沉浸在这一幕戏中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真的有一个少女死在他们眼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导演也忘记镜头到这里就结束了,依旧任由摄影师继续拍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沉默了数秒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卡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猛地回过神来,叫停了演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眨了眨眼睛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虽然还在流泪,但看的出他也已经出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回了回神,赞许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棒了,这场戏剪一剪,甚至可以拿到网上播了!”想不到遇见了一颗璞玉,导演激动坏了,滔滔不绝的称赞起来:“你们的表演真是出乎我的意料!我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接住了你的演技,不仅完全没有被你掩盖,甚至和你势均力敌!难得,太难得了!就是一些细节还处理的不大好,但不是什么大问题,等会儿我再给你们说下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十分激动,墨睿言却打断了他:“我也觉得她演技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大气都不敢喘,都等着墨睿言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希望能增加这个角色的戏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才脱口,全场惊呼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墨帝居然亲口给她加戏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她值得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她加!给她加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些入戏太深的观众到现在还没从苏凛的演技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那些粗糙烂制的电视剧,这样的演员才是他们想看的!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演技得到了大家的认同,可一旁的编剧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睿言,我理解你爱才的心情。这孩子也确实未来可期……可是茗儿死的戏关乎到主线,如果她不死,后面的剧情就要重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即将开机的剧组来说,重新剧本是非常要命的。特别是主线,如果要改,势必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严重的,甚至可能导致剧情的崩盘!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们可以在前面增加戏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冷静的说着自己的构想:“丰富她的人物设定,在被男主收留后增加戏份,甚至可以增加现代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他这么一提,编剧似乎灵光一闪!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!还可以这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拿过笔,飞快的在自己的剧本上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,行得通!能加!”

        每加入一段短小的设定,或者一句话,编剧的眼睛就更亮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最初是反对新人加入的。因为要加入新的角色,可能会引发故事的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意外的,正因为这个角色的加入,剧本似乎更加完整了!

        当他疾笔写完补充的大纲,男人脸上的笑容都更大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先前还在苦恼一些内核要如何展示,如何讨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不仅故事更加饱满丰富,自己想讨论的议题似乎也得以拓展!

        “完美!睿言,你的提议真的太棒了!现在我要趁着有灵感,赶快扩充这些内容。你们先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丢下这话,编剧赶忙打开电脑,一边想起什么,一边用手写。

        编剧热火朝天的写剧本去了,一旁围观的工作人员也惊呆了!

        视帝亲自为苏凛开口,要求加戏,这就已经很令人惊讶!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就连编剧也为苏凛主动加戏,甚至写的很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啊,苏凛到底什么人物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的还以为背后是有人推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大概就是天选之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她确实有实力,刚才的戏我都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突然期待起这部剧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剧一定会爆火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对苏凛的演技赞赏不已,甚至对这部剧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一旁的邵蓝音咬碎了牙齿,她本来是本作的第一女主,可如今谁关心她的存在呢?都纷纷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苏凛身上,她幽怨的瞪着苏凛,一双手悄悄紧握。

        围观了全程的廖玄维持着抱头的姿势,他看了看苏凛,又看看墨睿言,最终一脸无奈的说着:“呜哇……这家伙,果然是上头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廖玄也可以理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毕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纵观整个娱乐圈,能接住墨睿言演技的人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年,专业素养高的新生代演员更是骤减。大部人都只想轻松捞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受得了墨睿言这么折磨的,还真没几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苏凛,一个大学在读的学生,居然可以和他分厅抗衡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一定很激动吧?棋逢对手的那种喜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加把劲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玄伸了个懒腰走向了编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编剧大人~如果她都增加了现代线的话,不如和我写成一对吧?我也想要个cp!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c/tnw65222173/80847444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iannax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