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第6章


心上人三个字,炸开了全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傅琛那微不足道的消息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带来的,才是能引发全场骚乱,真正爆炸式的新闻!

        华耀集团的年轻继承人,居然承认了有心上人?!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人……还是他侄子的女朋友?!

        不去理会那些疯狂,男人怜爱的望着少女,他牵起苏凛的手放在唇边轻吻:“……没想到会是你先说出来……这次我不会让你轻易离开了。做为我的未婚妻,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是尖叫声,惊呼声,伴随着难以置信的惊叹,就感到腰肢传来了微微的力道,男人将少女揽的更深。苏凛耳畔发麻,男人磁性的嗓音闯入耳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愣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的笑容里挤压出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点什么。继续你的表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瞬的慌神,苏凛迅速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脑海里疯狂的演练着每一种可能会出现的剧本,紧接着,一丝惊喜跃然于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先生……您,对我……也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的声音微颤的着重了也字,她带了一丝哭腔,惊喜中掺杂着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双小手捂着嘴,却仍有声音不慎遗漏:“这、我……真的不是做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炽热的泪水滚落下来,她将脸埋于掌心,一阵阵呜咽传来,听不出是激动还是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愿意……我愿意,我怎么会不愿意呢?这是我多少次在梦里才敢想象的话语……我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千言万语堵塞在狭小的咽喉,争先恐后,却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泪水崩塌决堤,少女将头埋入白衬衣的胸膛,再也不掩饰自己的悲喜,放任情绪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的情绪都被那酸楚的泪水牵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结实的臂膀拥得更紧,像是要抚慰她多年的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场一片骚乱,白炽的闪光灯点亮了男人的轮廓,却没有半点叨扰臂膀中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受邀记者们疯狂的按着快门,记录着眼前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镜头,傅云薄极具专业素养,冷若冰霜的脸上扬起了淡淡的、商业化的、工作性质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手,示意不要照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大家见笑了。但是今天,我不希望这件事传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镇定的声音威严且不容忤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本是私人问题,该私下解决。只是事发突然,还望大家海涵。另外,我的未婚妻还没成年。她马上就要上大学了,身为未婚夫,理当保护她的隐私。因此,我希望今天发生的一切,都只存在于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的声音近乎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们纷纷放下了手里的相机,知道这个大独家是废了。即便有第一手资料,但相信在场的人谁也不敢发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罪了傅云薄,他们几条命都不够!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冷静些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确认不会有不该存在的消息,傅云薄才轻推开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允许发泄的苏凛已经完全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喘着粗气,疲惫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未婚妻要休息了。请让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搀着她,有条不紊的走下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……”蓦地,男人像是想起什么,蓦地开口:“相对的,作为补偿,大家可以把我侄子的好消息发出去,让大家高兴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的话语极尽刻薄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他这重量级的消息相比,谁会在乎一个普通高中生的恋情呢?

        连茶余饭后的谈资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自以为的重磅消息,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力,也没有搅动整个家的池水,更不可能在商圈引起任何一丝震荡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被他邀请上来的女孩也踌躇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本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恋情,又或者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nobodycare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视线都落在苏凛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艳羡,妒忌,窃语,哪怕哭的小脸通红,她依旧如聚光灯下的明星,吸取着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其中,也包括傅琛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咬紧下唇,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本该是他向家族发起了叛逆,他向世界宣誓主权的时刻!

        他坦白了一切,宣示了所爱,打倒了阻拦自己的小人,这一刻,他理应是主角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所有的目光却都落在了苏凛身上,落在了他那小叔叔的身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男人已经拥有了自己想要的一切,为什么连这么一点小小的高光都要和自己抢?

        更可恶的是,苏凛还陪他演这种戏码!为他的闪耀再添一把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邪火冲向傅琛心底,他直指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撒谎!你们根本不是情侣!更不喜欢彼此!只是为了故意让我难堪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气急败坏的声音像是要掀翻屋顶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走的脚步蓦地顿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苏凛因为自己而停住脚步,傅琛心底突然窃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是喜欢自己的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当然了!这么多年来,苏凛卑躬屈膝的跪舔自己,就算再怎么对不起她,她心底始终是有自己的!怎么可能喜欢自己的小叔叔?!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可能忘记自己!

        可傅云薄却警惕的护了一把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要多愚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低咒了一声,情绪也快到达极限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没能注意到男人情绪的变化,只是叫嚷着:“你们什么时候相识的?敢告诉大家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存在的事,傅琛笃定他的小叔叔不敢当众撒谎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撒谎,自己也能把谎话戳破!

        他终究是小看了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相识的吗……”他垂眸沉思,浓密的睫毛遮去了大半个眸子:“大概是两年前的春天,她来督促你上课的时候吧……那时她穿着粉蓝色的连衣裙,手里拿着背包,我刚好回国,是第一次见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详尽描述着记忆里的画面,就连当事人都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傅琛自己恐怕都不记得的事,他居然记得?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时我,或许已经对她一见倾心。以至于……完全没有预料到今天会发生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眼波流转,落在苏凛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颇有深意的声音让苏凛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大家想的那样吗?!一见钟情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傅先生方便展开说说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为小姐看起来年龄不是很大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记者们捕风捉影,发出一连串质问,宾客间也非常混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当事人的傅云薄非常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们想的那样。但是,直到刚才为止,我们才第一次袒露对彼此的感觉。甚至这两年来,我都只是,单方面的……怜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斟酌着用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样的质问下,少少的真心是被允许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被羞辱的苏凛独自坐在角落,她垂下头,目睹一连串的珍珠滚落在地上,那份心情,或许可以被称作怜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孩子年龄确实不大,而我也不至于对一个孩子出手……因此,我不曾表露过自己的心意。如果不是今天发生了点‘意外’,这些话我可能会带到坟墓里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轻笑起来,听不出是玩笑还是真心,只是引得在场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机的白光疯狂点亮了二人的面庞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话天衣无缝,甚至和苏凛先前的话对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说来,两人早就一见倾心,只是碍于年龄,身份,不得已才走向了岔路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天,他们终于得以回归正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每一位都是见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点感动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的事,我们也不好说什么。他们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起来是认真的。毕竟傅云薄一板一眼的性格大家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也不会拿这事玩笑,毕竟女方年纪太小,如果被恶意炒作,对整个公司来说都是灭顶之灾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有人把消息散播出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呢?一对新人,我们长辈高兴都来不及呢。去开瓶莱伊龙舌兰为这对新人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想想送什么,可以讨我们的总裁欢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敏锐的商人们互相试探,心照不宣的笑了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有打趣的声音,却没有质疑和嘲笑,反而还有种客套的祝福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这些议论,傅琛脸都涨紫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用充血的眼睛盯着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!你到底喜欢谁?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她,只有她能说出真相!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只要她一句真话!

        一句!

        就能剥下他那小叔叔丑恶的嘴脸!叫所有人看清男人的虚伪!

        少年近乎发狂的眼底,倒映出苏凛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开口,腰却被搂得更紧,不用看也知道,傅云薄用杀人的视线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火是自己撺掇起来的,收尾自然也应该自己收拾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阖上眼,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傅琛……这么多年,我拿你当替身……真的很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抬手遮掩着嘴,像是为自己不耻。却还是阻止不了因为泪水哽咽沙哑的哭腔从指缝流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的喜欢他……我的整个青春都是他,即便他喜欢上了别人……我也,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深吸一口气,坚强又脆弱的开了口:“……我深知自己在各个方面配不上他,可他却接受了我……现在,就像是做梦一样……而这要多亏你,傅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喃喃喊出少年的名字,那个真正萦绕在她心头,久久不曾散去的幽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谢谢你。谢谢你不喜欢我,谢谢你和陆咏嘉在一起,谢谢你做的这一切……!如果不是你突然的告白,我也不会醒悟。原来一个人,是可以这样不顾一切追寻所爱的。既然如此,我也要勇敢的追寻自己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再平淡不过的话语,却有种辱人的刺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到这里吧。别让这些小插曲打扰大家雅兴了。今天是我爸爸的八十大寿,还是让真正的主角登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,已经缓和过来的老爷子出现在了宴会厅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飞快的把焦点转移到了老爷子身上,带着苏凛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事情闹的有点大,但总算完美落幕。

        抵达包间的二人几乎同时抛下了所有伪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不怕我戳穿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有把事情上升到未婚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说的只是告白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像是已经习惯了她的变脸,只是用骨节分明的指尖将领口微微拉开,绵长的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我不可能喜欢上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还谢谢你咯?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旁若无人的咆哮着,一点也不介意这个男人会注意到自己真实的一面。大概是丑态都被他看光了,也没什么好失去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负气的把自己抛入软绵的被子里不断哀号,傅云薄坐在沙发上,回想着刚才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不那么冒险也可以。只回应是心上人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样,在场的人只会觉得,自己是因为同情这个孩子,帮她挽回颜面才随口答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绝不是最优的解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喜欢半吊子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都决定陪她演戏了,索性把事情上升到一个自己能接受、同时又能让人信以为真的程度,以达到最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不会不识趣,他们一定会“分手”,理由要多少有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年龄差,不合适,性格,生活环境……有婚约的程度反而刚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巧这几年自己忙于工作,也不着急结婚,有一个挡箭牌还能省去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松开领口的纽扣,男人垂下睫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想帮苏凛,但也绝不是没有私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家族里出了这样的丑闻,老爷子肯定对孙子失望透顶,公司会更名正言顺的交到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哥哥一家不会有什么不满,毕竟作出丑事的是自己的儿子,也没有资格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傅琛长大之后,体会到了权财的美味,再想夺走恐怕也无能为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连自己感情都处理不好、抛弃了自己女友、转头和别的女孩子交往、还引发家族危机,这样的人有什么能力承担好公司呢?

        更不要说,老爷子非常喜爱苏凛,就差认她当干孙女了……拉拢她于自己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苏凛一天不原谅他,这个污点就一直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是老爷子的心病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苏凛这边变卦,否则傅琛永远没有资格和自己竞争。

        某种程度上来说,自己还要谢谢苏凛借题发挥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替自己稳固了地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略施援手,也是应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绝对不是因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泪,让自己生平第一次感到……自己会为某人心痛这件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未婚妻而已……过两年找个借口分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苏凛的哀号太吵,回神的傅云薄叮嘱了一句。事情闹到这一步,他也还是留了退路,不会让她为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淹没在枕头里的脑袋发出了声音,男人解开纽扣的手微微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应该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含糊了一句,抽下了领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应该……我都……总之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含糊的感谢声软绵绵的,有些好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只是为他幼稚的行为恼火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换上新衬衫,扣着袖口的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也不算撒谎,傅琛说出那些混账话、做混账事的时候,自己确实动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侄子太过放任,又是年少轻狂的年纪。

        做事说话根本没有任何顾忌,别说家族,就连老爷子的颜面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更别提苏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如果有一刻为别人考虑过,就该知道停下!

        自己配合苏凛碾他一头,也是想剥夺他那小小的傲慢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有太多的理由这么做,可为什么在告诉苏凛的时刻,却像是撒谎了般心中微紧……?

        “总之,是时候让这位小少爷,体验一下残酷的现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拿起椅背的西装,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休息吧,房间明天中午退,所有费用都算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要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推门要走,苏凛犹豫了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不是什么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名的话语让男人微微一滞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瞥了一眼这个还能站立的男人,眼神有一瞬的悲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冷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……你今天让人家丢了面子,肯定会被报复回来吧?小说都这么写的~虽然我不是什么豪门出身,不过为了钱和权,干出什么事都不稀奇吧?制造点意外啦,车祸啦,不都这么写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摆摆手,不愿再谈。

        留下迟疑的傅云薄,皱眉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见房门自动扣锁的声音,苏凛才真正的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他们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次听到彼此的名字,一定是圈内互传他们分手的事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至少苏凛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束了寿宴,送走宾客的老爷子拄着拐杖独自走向电梯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爸上前想搀扶,却被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上前,老爷子没有抵抗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梯落到了最底层,司机已经把车开到了电梯口,他打开门,恭敬的迎接老爷子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上车前,老爷子忿忿的叮嘱了一句:“傅勇,管好你的儿子!之后我可不想再听到什么风言风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末了,他神色凝重的看了一眼傅云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苏凛的事自己听说了,虽然动静有点大,处理的不够完美,但至少阻止了那个丢人现眼的玩意儿,也没有让苏凛丢脸。宾客间也只是些体面的祝福,姑且算是合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处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凝视着傅云薄的眼睛,只希望他能对待苏凛的事上能处理好,别再伤了她的心,不要像那个不争气的孙子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点了点头,搀着老人坐上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老爷子的豪车消失在尽头,傅云薄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说什么,但男人已经走的没了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揉了揉眉心,他知道大哥没看起来那么心宽,但一点都不遮掩还是第一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掏出车钥匙,门锁已开,可手指却只是搭在门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迟疑了片刻,最终还是拨通了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,对……今天不开车了……没什么,只是累了想在酒店休息。把车送去护理一下……有任何问题,记得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断了电话,傅云薄又觉得荒唐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要听信一个疯丫头的话呢?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为情所困的未成年人懂什么豪门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也知道,小心谨慎,从来都不会有错……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c/tnw65222173/80847452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iannaxs.cc